热释光测量仪、测量仪、测量系统-释光测年仪-光释光测年仪-水洗筛余物测定装置
释光测年仪-光释光测年仪 丹麦

谁补中国癌症早筛缺口 | 海斌访谈

来源:筛分机    编辑作者:进口振动筛    发布时间:2021-03    浏览量:

  中国的结直肠患者一旦确诊,“大部分是晚期”。

  诺辉健康(06606.HK)的执行董事兼CEO朱叶青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一情形在肺癌、乳腺癌等其他重要病种里同样普遍。相比早期患者,这意味着更高的治疗难度,大幅抬升的医疗成本,以及居高难下的死亡率。

  背后的原因在于,癌症患者往往缺乏早筛查早发现的意识。这一点同样困扰着从事癌症早筛的企业,它们发现技术进步并非决定性因素,唤醒潜在患者的重视甚至更为关键。

  致命的忽视

  “中国跟日本、韩国和美国相比,在癌症治疗方面可能并不处于下风。”朱叶青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时候表示。

  癌症治疗设备已被大量引入中国市场,患者已经能够接触和使用大部分国际市场上的抗癌药物,本土企业和跨国药企也在快速推进抗肿瘤药物的中国上市。

  仅在今年的三月中旬就有数款肿瘤药物取得积极进展:礼来和信达生物联合宣布达伯舒的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新适应症上市、基石药业的两款抗癌药物阿伐替尼和普拉替尼进入审批流程、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鼻咽癌适应症获批。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在“癌症的早诊率方面低很多,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早诊率只有10%~20%的水平。”朱叶青表示,以结直肠癌为例,中国发现的患者“大部分都是晚期,而日本、韩国和美国基本都是早期的患者。“

  朱叶青所在的诺辉健康开发的结直肠癌筛查产品,于2020年11月获得中国药监局的通过,从而成为第一家获得癌症早筛许可证的生物高科技公司。国家药监局医疗器械技术审评中心发布的公告表示,此前市场上的相关产品缺乏前瞻性的临床试验,无法对产品阳性预测值和阴性预测值进行系统性评价,难以用作疾病早期筛查方法。

  结直肠癌发现的早晚,对于癌症患者的治疗效果和生存率至关重要。

  根据《中国体检人群结直肠癌及癌前病变白皮书》数据,I期结直肠癌人群的五年生存率可达90%、II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可达72%,Ⅲ期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则降至了53.8%,Ⅳ期患者的生存率只有10.4%。

  据朱叶青介绍,由于国内结直肠癌患者的确诊一般在中晚期,患者的五年期生存率大约只有美国病患的一半。

  据2018年中国癌症统计报告,我国结直肠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在全部恶性肿瘤中分别位列第三位和第五位。国内结直肠癌高风险人群约1.2亿人,其中年新发病例52万,死亡病例达19.1万,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事实上,结直肠癌本应属于最能“防”和最好“治”的癌种之一:结直肠癌发展周期可达数年时间,这给筛查留有相当长的窗口期。

  传统的肠镜检查即能发现结直肠癌,但大多数人既没有意识到癌症早筛重要性,更没有形成定期筛查习惯,甚至有时候排斥癌症筛查。

  “美国、日本患者的肠镜依从率是很高的,而即便在美国的华人肠镜依从率也只相当于欧美人的一半。美国的肠镜普及率百分之六十,而华人低于百分之三十。”朱叶青认为这很可能源于文化差异,“肠镜,包括肛门指检,中国人都不是很接受。”

  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等披露的公开资料,中国的主要癌症病种里,肺癌、乳腺癌、肝癌、肠癌等患者确诊时大多数处于中晚期,错过了绝佳的救治时机。恶性肿瘤已经成为威胁中国人群健康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也对国家医保体系构成严峻挑战。

  唤醒潜在患者

  “早筛的一大挑战是人们的观念,尤其是高危人群不认为自己需要做筛查。肝癌里面的绝对高危人群——肝硬化人群——都未必遵医嘱每三个月去做检查。乙肝病毒携带者也应该每年做筛查,但这里去做肝癌筛查的人就更少了。”泛生子(GTH.NASDAQ)的CEO王思振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癌症早筛企业不但面临新技术开发的难题,同样考验的还有企业把技术和产品推向市场的能力。

  显然,这是摆在癌症早筛行业面前的难题。如果说潜在患者对于传统的筛查手段,比如结直肠癌的肠镜筛查并不重视,那么他们对于新一代的早筛产品也往往视而不见。

  只有极其少数的潜在患者会主动寻求使用新的筛查技术。诺辉健康在京东商城的旗舰店已经上线了用于结直肠癌早筛的产品常卫清。这款售价1996元的产品,目前仅累积收获了约五百份订单。

  如果跨界对比的话,价格类似的Airpods Pro耳机,在苹果的京东旗舰店上订单已经累积超过60万单。

  两款产品面向的都是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人群,更新周期也类似:消费电子产品的更换周期是两到三年,肠癌早筛两三年一次也能满足基本需要。消费电子产品和癌症早发现,孰轻孰重不难分辨。但现实的情况是,人们对消费电子产品的购买欲望远远超过对自身健康的关注。

  “我们做了一些市场调研,价格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就像没有一个人会因为肠镜价格选择做或者不做。”朱叶青告诉记者,诺辉健康的产品正式推出市场之前“做了很多试点,价格降低到三百,包括免费赠送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不愿意用。他还认识不到产品的临床价值。“

  这也是为什么,诺辉当前主攻的方向是医院端,为此它近期与阿斯利康达成了战略合作。

  “希望更多得到医生和医院的背书,这时候消费者会认识到癌症早筛的价值。届时,院外推广会比较容易。“

  患者筛查意识的匮乏,意味着从事早筛的企业必须付出高昂的财务成本以唤醒公众的重视。从财报上来看,诺辉健康、泛生子和贝瑞基因(000710.SZ)三家从事癌症早筛的公司销售费用都不低。

  以诺辉健康2020年财报为例,它当年的销售费用为6500万元,已经非常接近7057万元的营业收入;2019年,诺辉健康的销售费用7561万元,超过了5828万元的营业收入。

  泛生子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2.9亿元,销售费用高达1.75亿元;2019年泛生子的总收入3.2亿元,它同期销售费用2.5亿元。高昂的销售费用也部分导致了泛生子2019年全年和2020年前三季度分别6.7亿元和2.9亿元的亏损。

  贝瑞基因2019年收入14亿元。同期的销售费用3亿元,远超研发和管理费用的1.19亿元和1.21亿元。

  高昂开支的原因在于,一家想在全国运营的癌症早筛公司,一些大额的固定开支不可避免,即便公司还在收入的爬坡期。“比如企业营收还没达到十亿的时候,可能已经有了几百人的市场团队以覆盖全国大的医院。“王思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春天将至

  “我们一定努力寻找商保以及省级医保的突破,因为有一些地方的医保还是有节余的”,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王磊近期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媒体表示。

  对于医药和器械新技术,进入医保是市场大规模放量的重要保障。王磊认为癌症早筛产品的医保覆盖最早可能在一些局部区域实现。

  在今年三月的两会期间,部分医疗界人士也呼吁多方协同推进早筛。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表示,“希望动员社会各方力量,医保保中间,商保保两头,将早期筛查和安全疗护加在一起,为患者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照护。”

  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镜科主任王贵齐也提出,公立医院要带头推动癌症筛查的早诊早治和规范诊治,把5年生存率作为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的绩效考核标准。

  2014年,美国FDA批准精密科学(EXAS.NASDAQ)的Cologuard作为首个结直肠癌早筛手段。同年,该产品得到联邦医保支持。这一政策完成了美国癌症早筛市场教育的最后一环,也使Cologuard商业化成功落地。2014年至2017年,该产品销量由4000份激增至710万份。

  目前精密科学的市值已经超过千亿人民币,它的成功也鼓舞了众多癌症早筛公司。

  “癌症早筛领域跑出千亿级体量的大公司,中国比美国的机会更大。”朱叶青认为,“第一,国内早筛产品的渗透率远低于美国,中国的人口基数巨大,后疫情时代,健康消费升级需求迫切;第二,行业监管的合规与标准密集出台,信号清晰。合规才能真正保护用户的利益,也才能推动整个行业的持续高速发展。”

  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第一张癌症早筛证,向行业里传达了清晰而积极的信号。朱叶青认为,中国癌症早筛的春天将至。远处已传来冰面破裂的声音,后面是不尽长江滚滚来。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
Copyright © 热释光测量仪光释光测量系统_释光测年仪_光释光测年仪丹麦-水洗筛余物测定装置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7328号  网站地图|XML网站地图|TXT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