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释光测量仪、测量仪、测量系统-释光测年仪-光释光测年仪-水洗筛余物测定装置
释光测年仪-光释光测年仪 丹麦

盈眸烟雨湿花桥

来源:筛分机    编辑作者:干法湿法筛分机    发布时间:2021-03    浏览量:

  盈眸烟雨湿花桥,流水行云尺八箫。

  一玺思愁洇红鲤,两行雁迹画春潮。

  湿。从水,一所以覆也。一切,因湿而美。

  江南水乡。濛濛烟雨湿了那飘着红伞的石板路,那旗袍上的青花,缓缓地洇在了如织的细雨之中。多少柔情,在那一瞬间开了千年;多少蜜意,在那恍惚中填满了一季青涩……

  览西子之雾,如纱如缦,渐渐升起的团团云绸,湿了那美丽的眸子,湿了那落满樱花的拱桥。偶然间,一个回眸,定了三生因缘,一枚浅笑,醉了百盏梦寐……

  湿,是神仙的画笔,蘸了春雨,调了月色,在一片茫茫云雾中点染着清润的花瓣。湿,是中国古典的柔美,青砖黛瓦,因湿而褪浸光影层次;红桃翠柳,因湿而肥硕了芳菲色彩。湿,是那含着期待的深深眸子;湿,是红唇间滴落的盈盈笑意……我喜欢湿。

  湿漉漉的落花,浓郁了一地潮红;湿漉漉的新叶,清新了满树风流。偶尔,我也喜欢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感觉出一丝丝凉爽;偶尔,我也喜欢滴水的屋檐,在浓郁的夜晚让我听到风的舞动……

  于是,我喜欢水墨,我也喜欢水彩。

  水墨,是将墨,溶于水中,然后在生宣上看羊毫的游走;栩栩的姿态,寥寥几笔就跃然纸上,淡淡的烟雨,随着水的深浅而氤氲开来。那么柔和,那么浅淡,那么让人身临其境,又有着那么广博的想象空间。想想,不就是一滴墨一张纸吗,如何会有如此这般的变化?或阴郁,或沉静,或哀婉,或灵动……这里,已经用万种灰色替代了七彩斑斓,用千种韵致替代了五味直白。这是一种古老的文化,是一种禅意的修为。不尽,却尽了唯美。。

  水彩要活泼许多。跳跃的颜色,总是不自觉的显示着活力。它年轻,有着无法掩饰的蓬勃;它清爽,有着空绝秀色的馨香。但是一样的,它也是必须活在水中。带有些许凹凸的纸张,没了生宣的柔韧,却挺拔干脆。笔,拖着颜色,如同一尾鱼儿,在如镜的水面上划出一道道粗细不均的痕迹。我喜欢她们,许多颜色在一起,互相溶入,又互相衬托,一个屋檐下,和谐得像一家人。这种清淡雅致,是一种花香,有点儿像玉兰,亦同于百合。沁香,于静。

  有水,才有湿。

  识得一字:淼。从字面上看,三水矣。细细想来,水如何叠加?层层叠叠的水,只能为波浪。有波浪之处,即为海。海的女儿,就是最后化身泡沫的人鱼吧。为情,好傻;为梦,好痴。可谁人不痴呢?不痴,何来创作;不痴,何来精彩?我想,一个痴字溶化在海里,海就杳淼。于是,淼,就是风儿叠加的月光;就是雾掩埋的记忆吧。

  回到江南。回到那嵌满记忆的拱桥。远远望去,细雨中依然飘舞着粉白色的樱花。雨,于是香了;桥,于是醉了。似乎,款款而来的红伞下,是那如花的苏小小,倾城一笑,沉了多少水中的锦鳞。似乎,一袭白衣,温柔回眸的是那白素贞,千年等一回的水袖,幻做了万朵花儿。

  我湿了一湾记忆,湿了一泓梦境,也湿了手中那支青青竹箫。

  曾经,我在梦里听到皛淼的箫声,那声音悠远,弯曲了一丛泪竹。曾经,我在斑驳的古卷中读到淼寥的情观,那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文字,飘零了上矗的琼宇烟阁。

  我又是何时归来江南的?脚下的芒鞋是否记得来时的路?我破钵中的一滴玉露,可是前世的曼殊?

  盈眸的烟雨,濡湿的樱花;迷离的拱桥。

  谁人识我?我又识得谁人?我想遇到正在找寻我的你,我想在你的眸中泼墨一笔湿香。淼一世情波,矗三生诺言。你,可愿意?或许,你已不再识得前世的我,那么,你可记得那一枚丹砂?或许,我的文字你已然陌生,那么,你可记得那一方未央的红印?

  没有或许吧。你的目光,已经湿润了我的想念。

相关新闻推荐

关注官方微信

关注微信
Copyright © 热释光测量仪光释光测量系统_释光测年仪_光释光测年仪丹麦-水洗筛余物测定装置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7328号  网站地图|XML网站地图|TXT网站地图